早餐店的電視往往都是隨主人的意思切換頻道,

除非你是熟客,或當時的客人很少。

所以我今天難得看了將近一個小時的政治交談性節目。

 

名嘴:「基隆小鴨在2013年的最後一天爆炸,就像他不想要進入2014。小鴨是『綠色』的,就像是民進黨的政治勢力也開始衰微……」

 

差點沒把嘴巴裡的歐姆蛋吐出來。

小鴨不是黃色的嗎?您老哪隻眼睛看到他是綠色的?就算變成三色鴨,也沒有哪個顏色可以跟綠色扯上關係啊!

想要讓節目內容跟時事扯上關係也不是這樣應用的吧?

 

一開始看到字幕預告打出基隆小鴨爆炸,我還以為是什麼

台灣黃色小鴨之所以會不停出現狀況,甚至在桃園、基隆都整隻爆炸,是因為台灣只將小鴨當做觀光收入來源,

而沒有認真去考慮台灣的國際形象會不會受到影響。

於是製作小鴨時,沒有認真考慮到當地的氣候狀況、設備、地勢……等等,

最後產生各種狀況,直到民眾反應後才試圖去彌補……之類的問題。

 

這些名嘴們連提都沒有提。

只是因為小鴨爆掉,這種毀壞的形象可以派得上用場,

就隨便更改其他條件去附和自己的說法,

這樣與當初指鹿為馬的趙高有什麼不一樣呢?

以前的人因為這種行為很可笑,甚至衍伸出成語,

如今人們看待這種現象,頂多只是笑笑,就讓它隨其他同樣荒唐的事情,過去了。

 

這不禁讓我想到最近曾看過的一篇文章:「台灣人一直很欣賞奸巧的人,這才是問題之所在」

http://mjohnsphoto.wordpress.com/2013/12/18/%E8%BD%89%E5%B8%96-%E5%8F%B0%E7%81%A3%E4%BA%BA%E4%B8%80%E7%9B%B4%E5%BE%88%E6%AC%A3%E8%B3%9E%E5%A5%B8%E5%B7%A7%E7%9A%84%E4%BA%BA%EF%BC%8C%E9%80%99%E6%89%8D%E6%98%AF%E5%95%8F%E9%A1%8C%E4%B9%8B/

 

人們已經對這行為感到習以為常,甚至對這的厭惡感也開始下降。

過於頻繁發生的罪惡,已成為風俗。

難到該驕傲嗎?可以繼續忽略嗎?

長大後開始發現,現實往往跟小時接受的教悔不同,

難到要接受、容忍這種行為才可以說是長大,才可以說是踏入社會嗎?

年少總是輕狂,但有時聽到這句話,我只會覺得那是因為,大人都已經忘記當初輕狂是因為還有一點正義在心中。

長大所需要的容忍,根本就親手扼殺了從小培養的倫理道德。

如果真的需要這樣,小時候的教育不就是不必要的嗎?

 

只好先慶幸自己還年輕。

長大後,我的容忍度,是不是也要跟著變高?

心中的是非對錯,還在不在?還能不能夠表現出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螺絲釘 的頭像
螺絲釘

小螺絲 大世界

螺絲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