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很多書上的道理我們都讀懂了,但不通,

因為沒有實踐在生活上的能力。

今日的我,也是這般。

 

跟室友、年糕一同約出去吃飯,

等待上菜的期間,室友這麼說了:「對了!趁你們都在,我要告訴你們一件事情……」

那是昨日我跟他聊天時,不經意提到,

年糕看了他的電繪作品,曾對一張圖評論胸肌與身體的比例。

他笑說:「大大(室友暱稱)可能沒親眼看過胸肌吧!」

這是一句逗我的玩笑,在大大的耳裡卻是全然不同。

「你現在就畫一隻狗給我看看啊!難不成我還可以對你說:『你這裡畫得怪怪的,你是不是沒看過狗?』這樣嗎?我看過胸肌,可是我不會畫而已好嗎!」

 

另一個室友叫佐佐,他朋友多是C圈的人。

這天他怒氣沖沖的跟我抱怨。

原來是因為朋友本來約好要外拍,卻突然說天氣太冷,不想要出去而作罷。

雖然離拍攝還有一個禮拜就曾經跟左左提及過,但他還是很生氣,一天可以提上個三四次。

 

大大跟左左最近有在接觸某款線上遊戲,

我雖然也有碰,但是個性怠惰很多,很少主動去玩。

大大這天跟我抱怨著,

左左某次跟他,還有他一些在網路上認識的朋友一同組隊,

因為有個「帶領首次通關角色」的活動獎勵,他們決定去打左左沒打過的關卡。

「因為你沒有接觸過,就算你要從頭以幽靈(死亡後不用特殊道具復活)的姿態飄到尾也是沒關係的。」

沒有經過訓練就去難度較高的關卡是很容易變成幽靈的,左左那天也不例外。

想到那番話,他就將視窗跳出,開始做自己的事情,常常連要進到下一個關卡都不知道,還要大大提醒。

大大的朋友有點驚訝的問:「他真的打算從頭飄到尾啊?」

雖然最後的獎勵左左沒有拿,但是這種行為已經讓大大跟他朋友不敢再繼續跟他組隊了。

 

上面這三件事情都是我生活上的小事,

當下的我其實都很錯愕,

但現在想想,其實都很正常。

每個人的生活圈都不一樣,接觸到的朋友也都不同。

有時候即使是很了解你習慣的人,也沒有辦法讓他朋友同樣了解你。

能夠做的,就只是盡量設身處地的為別人著想。

 

大大是作品的創作者,當他聽到有人以「沒看過所以畫得不一樣」來評論他的作品,

就像是有人讓我聽了一首歌就叫我唱得跟原唱者一模一樣,只能用「無理取鬧」來形容。

也許這是一句很簡單的玩笑話,別人卻不見得會同樣以玩笑的角度去解釋它。

 

外拍要準備的工作非常繁複,

彼此也不是同個生活圈的人,

時間已經很難配合了,

如果不能體諒別人時間與心力的安排,

而以自己的行程表去看待對方,

與「汝何不食肉麋?」有何不同呢?

 

大大夾在朋友與左左之間,既不能與朋友一同批評左左,也不能在左左的面前說他朋友的感想或是直接批評他。

左左為了活動,配合大大與他朋友去打一個他從來沒打過的副本,活動獎勵也沒有拿,

角色死亡後,復活也只是再死一次,如果不做自己的事情,乾在那邊也很無聊。

他們有說可以用幽靈的形式飄一整場,左左自然就不會去注意到遊戲的進行。

兩邊都有自己的難處或是行事的由來,卻很難去說明什麼是最好的處理方式。

 

生活中大概沒有什麼是最好的處事道理或是辦法,

就如同有人問你:「什麼是幸福?」一樣難以回答。

因為這種東西不僅要因應人相處的對象而改變,也要依照情況差異有所更動。

沒有辦法讓對方理解,因為自己不是對方,考慮的面向必定不如對方週全,

那就只好改變自己。

 

容忍,可以讓處事更圓滑;

惜福,可以讓生活更快樂。

心態的轉變,不一定能夠讓事情朝你理想的方向前進,

卻可以讓我們能用更好的一面去看待下件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螺絲釘 的頭像
螺絲釘

小螺絲 大世界

螺絲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