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是個每樣東西都質量化的時代,

好比我跟我朋友一起出去聚餐吃飯,

不約而同,就算是平日算拮据的我,也會提議去吃餐館。

心裡是這樣告訴自己的:「反正久久吃一次嘛!」

但實際上,所謂的久久,好像都利用在跟朋友聚餐上。

 

為什麼呢?

好像跟朋友說:「來我房間聚聚餐吧!吃什麼?泡麵如何?」

很LOW

 

但是所謂的LOW定義在哪裡?

Icecream風伶的小說曾寫過外星人來地球學習,

卻不了解為什麼咖啡館的廣告要說一堆好像很文藝的台詞,

咖啡館又為什麼不可以賣貢丸湯跟滷肉飯,儘管他是全地球最好吃的滷肉飯?

無形中,有人幫我們劃定了界線,

只是我們一直沒有搞懂劃下界線的人是誰,我們又為什麼要遵守,

只是盲從的接受,畢竟人是動物的一種麻。

 

只是,有時候想稍微跳離框框,

打通電話問朋友:「來我房間吃碗泡麵如何?」

 

⊙後記--

最近很喜歡在洗澡的時候,對著朦朧的熱氣思考心情與想法,

直到覺得有一篇主題是很有FU的時候,

興沖沖的把快要逃離腦袋的文字打上部落格。

 

打到一半,突然冒出個問號:

很多還沒來的及抓住的呢?

去哪了?

 

看著自己幼稚的文筆,

嘗試要討論好像已經長大的題材,

也許我只是需要多一點時間去沉思同一個問題吧?

等到我沒有素材的時候,

等到我反覆思考後又得到個很有FU的答案時,

再變成我達達鍵盤聲的產物吧。

創作者介紹

小螺絲 大世界

螺絲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