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一句話來引爆了家裡的爭吵。

 

全家人都哭了,

除了我。

 

明明我才是做錯事情的那個人。

 

坐在母親哭泣攤躺的床邊,

聽著姊姊句句夾雜啜泣的道歉,

我只是無言的聽著。

 

明明母親是因為我的臉書發言而爆發的。

 

不知道為什麼,

我一句「對不起」都難以開口。

明明自己平常道歉道的如此順口,

對於陌生人總是那麼講求禮貌。

 

 

看著爸爸和我們講道理講到痛哭,

姊姊不知是懺悔還是疼惜地落淚,

我還是一臉平靜,沒有哭。

 

我還是個小孩子,

我真的這樣認為。

 

對於自己做錯的事情,

我只想到未來應該要怎麼做,

我只想到將來不應該做什麼,

 

卻沒有辦法說出一句「對不起」。

 

 

以後已經沒有任何地方可以讓我難過的哭訴了。

 

也許只有這裡,

只有少數人可以知道,

可以理解的地方。

 

稍微用不有趣的筆觸,

去說一點自己心中的心痛。

 

 

還是沒有道歉,

 

對於最親近的人,

最無法說些該說的話。

 

將來四周大概都是黑暗的。

 

畢竟沒有人願意被這樣對待。

 

 

但改不過來,

 

純種廢物。

 

*******************

 

釘媽很喜歡損我說你好胖
最後在我怒到不行的時候
"你真的很高耶! 怎麼可能只有163?"
"唉唷!你長這麼高,將來找不到老公怎麼辦?"
"你腳真的很長耶...這麼漂亮應該去穿短裙啊..."

....

然後在我還來不及驕傲的時候

"這件褲子你應該穿不下,給姊好了..."
"你怎麼可能穿你姊的鞋子還嫌太大?我看姊的腳很小耶..."

Damn.....QAQ
 
 
 
 
 
稍稍發洩一下怒氣……
原來這樣你就難過了。
 
 
稍燒懺悔一下……
也許母親每天過的生活,
就像是我在準備小藝盃的時光,
整天需要對著討厭的人,
掛著偽善的面具,
皮笑肉不笑的面對熬夜編劇本再早起系排練習最後聽著一堆不知足的傢伙高唱著「應該凌晨一點放人」。
 
那真的是滿痛苦的。
 
還是繼續想著應該與不應該做的事情吧。
創作者介紹

小螺絲 大世界

螺絲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