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奶奶生病而住院了。

 

看著躺在床上難以翻身的她,

我心中充滿著難過,

又要克制自己的表情,

覺得額外痛苦。

 

回家前,我有點改想法了。

爸爸下班,來接我跟姊姊回家,

他對著有點重聽的奶奶這麼大聲說道:「今天晚上阿兄會照顧你,明天再換我們陪你唷!」

 

奶奶笑了:「好啦!不用講那麼大聲。」

 

那個笑容有點刺眼。

 

辛苦拉拔長大的兒子們,

志在四方,

只好挺著腰桿,等他們累了,回來歇息一會兒。

 

如今身體不好,

忍受著病魔的痛苦,

心裡卻是萬分開心。

 

也許她是猶豫的,

猶豫著要不要讓病快點好起來。

當她喊疼的時候,

看著我們緊張的臉,

嘴角是彎的。

 

這種愉悅的心情,

讓我好悲傷。

 

 

「你將來嫁人的時候,不要去太遠,最好找一個在台中工作的,喔?」

媽媽在餐桌上聊天時,總是想得特別遠。

「我想要當編輯啊,台中很少出版社耶!」不知道媽媽當時心情的我,如此理所當然。

 

將來有一天,

我們是否都會遠去,

就像更遙遠的某一日,

我們要目送孩子們離開一樣。

那時我們心裡也會這般驕傲又不捨吧?

 

不論如何,

似乎都必須要成為那樣悲哀又愉悅的大人。

 

希望我不會讓父母如此。

創作者介紹

小螺絲 大世界

螺絲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