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ery Queen的系列一直是我很喜歡的推理小說類型。

但必須要慚愧地說,

我看小說都很雜泛的閱讀,

所以我常常記不住小說的作者跟國家,

像是Ellery Queen我只記得是一對表兄弟合作、化名寫的。

直到老師問我,

今天借書時才認真的看了一下:

美國,Frederic Dannay、Manfred Lee。

 

回歸正題,

《特倫頓小屋》(Halfway house),在故事中又被稱作「半途之屋」。

套用Ellery Queen系列一貫的手法:

將線索全都顯現在讀者面前,

解謎篇章前的空白頁一直給我很深的印象。

 

特別這次包含一定篇幅,寫到關於Ellery Queen的推理手法,應用在現實生活中可能遭遇的困難之一。

「推理」簡單來說,

就是藉由眼前的條件,提出所有可能,刪去不可能的選項,則可見唯一的真理。

 

道理大概就像柯南說的:「真相,永遠只有一個。」吧!

 

但在美國的陪審團制度下,

能不能夠說服全部的人,就具有一定的難度--

提出的選項是全部可能嗎?

選項如同樹枝狀的散開有可能藉由極少數量的條件歸納出結果嗎?

可能性就代表著也有不確定性,

面對實體的證據,即使是片面的,

能夠有效利用,接露真相嗎?

 

現在世界上有很多所謂「明知兇手是誰,卻因為證據不足而無法定罪」的案例,

是不是所謂「推理」會出現的悲哀呢?

 

老師說,

每個國家的推理小說其實都有自己的一套系統、脈絡,

這是美國推理小說的特色嗎?

紀錄之後,

也許可以最後有個結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螺絲釘 的頭像
螺絲釘

小螺絲 大世界

螺絲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