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總是可以嚐到濃醇的酸,

來自一個我以為是好朋友的人。

 

「你今天要不要去內場打Play?」

「不了,我跟人約吃飯。」

「妳男朋友啊?」我笑了笑。

「對啊!」他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了,冷不防補了一句「難得你今天這麼乖啊!要去打球。」

 

然後我的笑臉就僵住了。

 

打Play從來就不是固定訓練,

雖然說打場的感覺跟練習一定不同,

但你們自己也說那不是硬性要求要去打,

那為何要對著有安排事情的我分外排擠呢?

 

我以往沒有去打球的理由不外乎都是膝蓋舊傷或是有報告要做,

再不然就是要趕著搭車。

你們總說:「我也有報告還沒打。」

含著「為何你不行」的話沒說。

 

你常講:「你膝蓋不好,要多休息。」

但面對我需要早退或是不能去的時候,總是說:「再打一下不行嗎?我們都已經報隊了!」

或是「我中間有排撿球的時間給你,那就是休息啦!不用早退啦!」

直到我痛到需要暫停時,才圍過來說:「你還好吧?要不要休息?」

 

如果有球舉不好,就說:「你應該……,或是處理過啊!」

然後再補一句:「看吧!都是因為你不常來打Play。」

你可曾想過,要我把貼在網子上的球精準舉到你們要求的位置,分毫不差有多難?

而且我接球也比很多人穩多了,為什麼只拿這件事講呢?

 

平常見到我跟我男朋友走在一起,

就說:「吼!不膩唷?」

我知道你因為男朋友很忙的關係常常吵架,

我知道你看到我跟我男朋友常常見面很羨慕,

我知道你今天要跟妳男朋友吃晚餐很開心。

 

但,

你有沒有想過,

自己是用什麼樣的表情,

對著抽空練球的我,

說:「今天我要跟我男朋友吃飯,所以沒辦法去練球。」

「今天這麼乖,要去打Play?」

 

 

人在自己難過的心情之下,

沒有辦法控制自己語氣的味道。

又或許,

是自以為別人的味覺,

沒有那麼靈敏吧!

 

難怪有句話說:「唯有在別人生氣的時候,你才能真正了解這個人。」

 

看很清了,現在。

 

創作者介紹

小螺絲 大世界

螺絲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